齐老虎接到黑虎的电话,差点气吐血,一百多兄弟还在医院里惨叫,柳平竟然索要四十亿诊金。

虽然齐老虎很想一口拒绝,但他不敢,拒绝柳平,等于放弃救治兄弟,定会失去人心。

可是他又拿不出四十亿,咬牙拨通韩延庆的手机,“韩先生,柳平愿意出手解毒,但索要四十亿诊金。”

韩延庆眼里闪过一丝寒光,必须尽快除掉柳平,对着话筒怒吼,“四十亿?他也不怕撑死,不用搭理他。”

齐老虎语带哭腔,“韩先生,我不能放弃兄弟呀。否则,我以后还怎么混?”

韩延庆虽然知道齐老虎说的是实话,但韩延庆绝不会把四十亿交给柳平,沉思半晌,耐心地解释,“老虎,这些兄弟既然落入警方手里,你就不要管了,让警方头疼去吧。”

齐老虎知道被韩家抛弃了,把韩延庆的祖宗八代问候个遍。

齐老虎不敢抛弃兄弟,那是江湖大忌。

要想挽救中毒的黑虎等人,只有去求柳平。

齐老虎打定主意,深吸了几口气,走到特警身边,认真地说道:“麻烦帮我联系你们的上级。”

不一会儿,姜雅琳走了过来,瞪着眼睛盯着齐老虎,没好气吼道,“有什么事?”

齐老虎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要见柳平。”

姜雅琳愣了一下,掏出手机拨通了苏威赫的电话,“师傅,齐老虎要见柳平。”

苏威赫向柳平竖起大拇指,“你猜对了,齐老虎被韩家抛弃了,他要见你。”

柳平笑了笑,“这是必然结果。”

秋清雅略带歉意地看着柳平,“我还有事,不陪你去医院了。”

柳平点了点头,提醒秋清雅注意安全。

姜雅琳带着十几名手下,维持病房的秩序,看到苏威赫,忍不住抱怨,“师傅,这些王八蛋吵死了,真想把他们全部打晕。”

柳平和苏威赫把齐老虎领进临时办公室。

齐老虎上下打量柳平几眼,感觉柳平目光深邃,身上渗出凌厉的杀气,知道遇到高手了,真诚地看着柳平,“我全部身家只有三亿,只要你治好我的兄弟,以后我就是你的狗,一条永不背叛的狗。”

齐老虎的表现令柳平高看了一眼,沉思片刻,阴沉的目光落在齐老虎的脸上,“你现在还没有资格做我的狗。如果你以后的表现令我满意,我不介意收了你。”

齐老虎点点头,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柳平,“密码是六个三,我的全部身家都在卡里。”

虽然三个亿不多,但也能缓解秋清雅的资金压力。

柳平把银行卡放进兜里,从帆布包你取出十几个小纸包,看了一眼苏威赫,“让人弄一大桶清水。”

不一会儿,一名特警拎进来一桶清水,柳平撕开纸包,把包里的药物全部倒进了水桶里,用木棍搅匀,看着齐老虎,说道:“没人一百毫升,交给你了!”

“明白!”齐老虎应了一声,拎着水桶走了出去。

一个小时后,黑虎等人的毒全部解了,有气无力地躺在病床上,很快进入梦乡。

苏威赫竖起大拇指,羡慕地看着柳平,“你厉害,不仅赚了三个亿,还收了一个手下,以后你可以在江城横着走了。”

柳平无所谓地笑了笑,“苏警官,这些人交给你了。”

齐老虎一直恭敬地站在柳平身边,听到柳平的话,脸上的肉不由自主地抽出几下。

苏威赫拍了拍齐老虎的肩膀,“你也不用担心,只要柳平不追究,黑虎等人最多就是拘留几天。”

柳平的杀气弥漫,眼里射出寒光,像利剑直刺齐老虎的胸膛,“齐老虎,如果你做了违法乱纪之事,我会亲手灭了你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