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霍朗听说她回来了,愿意接她回潭城,和她重新在一起,或者,哪怕只是态度好一点……

她还不至于如此……

苏蜜听见苏阑悠的崩溃,知道是说服不了她了。

趁她精神恍惚,想用另一只手摘下头罩,动用能力。

被遮住双目,这能力,无用武之处。

苏阑悠察觉到她的细微举动,被打磨得粗粝阴冷的眼神蓦的一亮,拿起什么,举于半空:

“别动!我手上就是炸药开关,你再动一下,我就摁下去,你儿子立刻就粉身碎骨!”

苏蜜动作一止。

她的眼睛被遮着,无法看见苏阑悠。

自然也就没法用能力。

她的动作再快,摘下头罩,再使用能力的速度,也不可能比苏阑悠摁下开关的动作更快。

她平静地说:“好,我不动。苏阑悠,你到底想干什么,就这么僵持下去,也没意思。”

苏阑悠冷笑一声,将什么东西‘噼啪’一声,甩到她脚边:“自己给自己绑上。”

苏蜜慢慢蹲下来,摸到地上的东西。

硬邦邦的几个圆柱形物体,像是被绳子串联起来。

小酥宝大叫起来:“麻麻,那是炸药,跟我身上的一样!”

苏阑悠笑道:“你给自己绑上,我就放了你的儿子。怎么样?你说我恶毒,连自己的女儿都能拿去抵债,那就让我看看你有多无私多伟大,对自己儿子能付出多少吧!”

苏蜜知道,自己绑上这炸弹衣,苏阑悠不一定会信守诺言,真的放过小酥宝。

但自己若不绑,小酥宝就彻底没救了。

她拿起炸药衣,摸索着,套在身上。

小酥宝急了:“麻麻,别穿!”

她只温声说:“酥宝,别怕。记得麻麻在柬国时,教过你什么。”

小酥宝眼圈红了,捏了一下奶呼呼的拳头:

“麻麻说,不管遇到什么事,都要勇敢。”

苏阑悠不耐烦了:“别在这里给我演什么母慈子孝!快点!否则我摁开关了!”

正这时,门口传来步履声。

伴着男人的声音飘来:

“我来代替她穿。”

苏蜜听到这声音,一震,是霍慎修。

他怎么来了?跟在自己后面吗?

不会啊。

她开车时,没感觉后面跟着人啊!

果然,椅子上的小酥宝大叫起来:

“粑粑!”

苏阑悠见霍慎修居然跟来了,大惊失色,握住开关就冲苏蜜怒道:

“你竟然带人来了?好,那别废话了,同归于尽吧!”

霍慎修停住脚步,在她摁下开关之前,沉稳开声:

“你不是想让苏蜜和你一样,看着最爱最亲的人死在眼前?现在给你机会,要不要?”

苏蜜心神一动:“二叔——”

苏阑悠冷冷看向霍慎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霍慎修深邃的眸色如不见底的深渊,冷清得让人发寒:

“让我代替她穿上炸药。”

“放了她和小酥宝。”

“让她看见我被炸得粉身碎骨,不是更让她痛苦,更合你心意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